我有一個不簡單的阿姐(像小時候演講一樣,主題都要重複兩次)。

小時候我們常玩巨星與粉絲的角色扮演(通常她扮巨星較多),她會在床上假裝是方季惟或憂歡派對開演唱會,我就在床下假裝是小粉絲,負責尖叫跟要簽名。

她還發明互相寫信給對方的遊戲(她是書桌一號,我是書桌二號,但明明一號跟二號都在同一個房間,距離約莫三步),信件內容不外乎,今天xxx上廁所沒找我,我下次也不會約她去福利社了。或是ooo竟然跟那個三八講話,我再也不會跟她好了......等等這類說不出口的少女心事。那時候的阿姐就像是小班長,有條不紊的管理著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班級。

國高中時期的阿姐,對於排球,國文和BEYOND非常地狂熱!她可以練排球練到校車開走卻混然不覺,然後上演追校車的戲碼。她的國文課本筆記永遠比課文多上三倍,還會使用不同顏色的筆做不同類別的註記。因為她的國文課本實在太精采豐富,所以我之後都不用買國文課本,直接用她的,連文言文的翻譯都不用再抄,參考書的錢都省了。對BEYOND的癡狂,絕非三言兩語可以道盡。唱片卡帶,海報寫真這些身為迷妹的基本配備在此就不贅述,但是她熬夜等電台播放BEYOND第一手消息或新歌的背影,至今依然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動容不已啊~  

最懷念與阿姐坐校車或是公車一起上下課。坐校車時,我們都有志一同的一上校車,拿出早上要小考的書本放在腿上,快速解決早餐,然後10秒入睡。之後就一路睡到校車開進校門,顛簸的經過減速波,震醒我們,惺忪的下校車道別走向各自的教室。

或是有時阿姐會厭倦校車生活,我們就改坐公車。坐公車挑戰較大,因為要自己騎腳踏車去公車站,然後會和不同學校的人接觸,不過坐公車的優點就是可以早上吃火車站前面的滷肉飯加油豆腐湯,或是乾麵,都是非常道地的古早味,大推(置入性行銷?!)。阿姐對"火車站前"的攤子很堅持,即使早上睏的要屎,她也總能不畏風雨的穿過地下道,直奔她的滷肉飯或是乾麵。其實,這時候的阿姐,是讓我有些不解的。她看似放肆恣意地揮霍著滿腔的熱情及美好的青春,但卻又孤單地與青春賀爾蒙抗戰,帶著對世界的好奇,批判,憤怒,想像與嚮往,繼續地往前進。

大學時期離家的阿姐,對我來說是一個自由的象徵。她前往天龍國開始獨立與青春的冒險。

我總是會寫信給她要她幫我錄製最新的歌曲或是三不五時的問她一些高中生的蠢問題。"為什麼我這麼努力,還是考試考不好?","補習班的數學也太難"等等的。放暑假時,是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可以北上與阿姐同居,暫時脫離家裡的管教與束縛,有種呼吸到自由空氣的感覺。還記得那時阿姐還用打工的錢買了一個NIKE背包給我,令我感動萬分

那時候的阿姐,是讓我羨慕的。脫離父母的管教,有一小部分的經濟獨立,不用擔心大考小考聯考。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或是追逐自想嚮往的生活。

隨著我北上讀書,工作,我總是逐阿姐而居,天天下班時,或是無所事事時,總有人陪伴,一起分享苦樂。這時的阿姐,印象中好像總為研究所的課業或教授煩惱,我跟她一起罵機歪教授,她跟我一起罵腦慘客人。一起未找不到人生出口而苦悶,卻又慶幸有彼此相互解悶。

現在的阿姐,是一個重要的支持角色。因為時差及家務繁忙,我們並不會天天聊天,但是一遇到苦惱的時候,阿姐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人(阿姐OS:我也太衰小),她會很認真的用諮商師的專業幫我解惑與分析(阿姐我要幫妳開專欄!),每每與她聊完天,心情都會開朗許多。

感謝老天給我一個世上獨一無二的阿姐。無論我們經過多少分分合合,她始終都是我最親愛的阿姐。

祝我最親愛的阿姐,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山地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